文明之声 | 侯卫东:文物建筑维修中的保护和传承

文明之声 | 侯卫东:文物建筑维修中的保护和传承

具有历史、科学、艺术以及情感价值的建筑物,又可统称为“文物建筑”。比起现代建筑,文物建筑历史更加悠久,面对的风险更多更大。类型不同、时代各异、分属不同级别的文物建筑作为保护维修的对象,其背后都有着不同背景。有的年久失修,存在各类病害和残损,大多数寺庙、衙署、古建筑都属于这类情况。有的虽然年代不算长久,但按照新的使用功能和标准则不够健康,如2019年“全国古迹遗址保护优秀项目”中,正在使用的近代民居有上海武康路民居和南京长江大桥。南京长江大桥自建成以来,每日承担数万辆汽车、火车的过往。还有突发自然灾害导致的文物建筑破坏。为了避免这些文物古迹破坏的继续和加速,并且能够传达真实完整的遗产价值,就需要对它们进行科学合理的保护维修。

随着公众对文化遗产保护热情高涨和关注增强,文物古迹保护维修后的效果也会引起讨论与争议。那么,文物建筑维修如何才能体现保护和传承?

(陕西旬邑泰塔修复前后对比图)

维修之前必须“望闻问切”

应县木塔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木结构建筑。建于辽代清宁二年(1065年)的这座塔总高65.8米,后虽经多次加固和维修,但由于结构及后期环境的影响(如战争炮击等),木塔存在倾斜、沉降变形及木构件的残损等诸多问题。如何对这座独一无二的古塔进行保护维修,始终是难题。有鉴于此,近几十年对木塔进行了各种检测和监测。首先是现状测绘,大家经常看到的是木塔的法规量测图纸,这种图纸可以反映木塔建造的形制、结构,但不能真实反映其现状。因此从上世纪开始,先后有多个建筑院校及古建筑研究机构对木塔进行了现状测绘,较为真实地记录了木塔当时的性状。

测绘记录仅仅是其表面现象,要想揭示木塔病害后面存在的各种原因,则需进行一系列的检测和计算。如有限元模型数值计算,结构特性的动力特性测试和计算,材料检测与实验等。真正能反映木塔风险程度的是动态的数据,因此要长期对木塔各处存在的变形进行监测,从数据的变化来分析其破坏的趋势。最终,这些数据形成木塔信息系统档案。

文物维修工程能否达到目的,前期勘察研究至关重要。一般文物建筑的前期测绘都有一定难度,隐蔽部位都需要在工程开始后进行补测以确保记录的完整性。随着科技的进步,更精确的记录手段也应运而生,如上海武康路近代建筑的测绘借助现代3D扫描技术,直接生成各向视图,可以称之为实物立面图、平面图和剖面图。桥梁这一类大型工程设施,如何了解其结构现状,需要采取诸多新技术的检测与监测,如南京长江大桥、义乌古月桥都做了相应的检测记录,古月桥还对石材本身的材料进行了化学检测和取样测试,弄清楚石材的物理和化学性能。

在对工程对象进行深入勘察记录的基础上,还要对其进行科学评估。文物维修工程的目的,就是要消除保护对象存在的安全隐患,通俗说法就是找准病因、因病施治。

(上海武康路民宅修复前后图)

传统工艺和新技术缺一不可

再好的前期研究,再准确的检测评估,最后还是要落在文物维修工程的实施上。近年来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优秀传统和工匠精神。用传统工艺,采取传统材料修复传统建筑,应该是维修文物建筑永恒的追求。

文物建筑的保护维修除了需要应用传统工艺,也需要借助新的科学技术。可以说,传统工艺和新技术是文物建筑维修的左膀右臂,缺一不可。

一般文物建筑特别是传统木构建筑,提倡采用传统的工艺来修缮。中国地域广,文物建筑类型多,所谓的传统工艺也多不相同。山西是中国早期建筑的集萃之地,但与北京地区的所谓官式建筑不同,更与南方的营造技艺有较大差异;文物建筑的维修一定要注意地域特色,之前就有南派的工匠承建北方古建筑,结果檐牙高翘,翼角飞起,无复北方建筑的古朴厚重。

秉承传统工艺真正要做好,则要精益求精、一丝不苟。贵州海龙屯的海潮寺仅余一处建于民国后期的殿宇,既不高大宏伟,也没有华丽装饰,貌似一座普普通通的农家小屋,也被评选为优秀保护项目,参与保护工程的设计和施工团队并未因其平凡而懈怠。认真对待每一个工程步骤,墩接木柱、归安石条、打牮拨正、修补门板、铺瓦屋面、补强梁柱,将一个普通的木建筑,修成一个匹配世界遗产称号的精品。

除了因循传统规矩维修文物建筑外,针对每一处不同的情况,都需推陈出新。2019年另外一处优秀古迹遗址项目福建东山关帝庙,前殿及正殿的剪瓷雕屋脊装饰是其重要特色之一。在维修中,遵循最小干预的原则,面对无法拆解的屋脊而下部屋面需要揭瓦亮椽的矛盾,采用将屋脊完整吊起,待下部屋面处理完成后再回归原位的方法,很好保存了剪瓷雕屋脊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福建东山关帝庙的剪瓷雕屋脊装饰修复前后图)

科学态度与人文情怀同等重要

(贵州海龙屯海潮寺建筑修复前后对比图)

文化遗产的价值在于它是人类文明历史印迹的直接物证,保护修复文物古迹就是努力减少这些历史印记由于岁月或人为造成的磨损蜕化,或使其在某种程度上得以恢复。建筑物有其自然形态,形式、结构、材料以及透过表面诠释的工艺和美学趣味是它的物质属性。能够列入文化遗产保护名单的,自然是因为这些属性是杰出和值得保存的。抛开关于真实性的争论,简单质朴地回归建筑物的实质,最后的成果是否优秀,实际很容易判断,只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去衡量。

首先是威胁文物建筑安全的因素是否还存在。古建筑由于部件散乱、构架变形、门窗墙面破损等问题,会导致不同的破坏。修复后的建筑恢复了其对外界的防护作用,强化了构架的安全程度,完善了古建筑的艺术形象。

塔作为高耸的建筑物,经常会由于地基的不均匀沉降而发生倾斜,俗话说十塔九偏。如果倾斜不会影响古塔的安全,我们大可不必轻易干扰。但如果塔的变形影响到了它的安全,则必须采取相应工程措施。特别是在西北湿陷性黄土地区,经常由于渗水导致古塔倾斜沉陷,历史上陕西扶风法门寺明代皇家舍利塔、陕西武功报本寺宋塔就因倾斜而倒塌或拆除。近几年这种风险依然存在,先后有眉县净光寺唐塔、西安万寿寺塔、旬邑泰塔等因倾斜发生重大险情,幸运的是这几处古塔都及时采取了科学合理的工程手段,制止了风险扩大并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古塔的原有形态。

其次,修复工程是否成功,还可以通过比较文物古迹维修后是否能够更加真实和完整展示文物的相关信息来判定。福建东山关帝庙的梁架、门窗及各类木构件,在经过清洗、绘色、补漆等措施后,与经过修复的剪瓷雕屋脊一起,使得这座建筑金碧辉煌、色彩斑斓的原貌得以重现。

最后,经过维修的对象是否被接受并重新融入所在的场所,也是重要评判标准。如果一处文物古迹经过维修后无人问津,就谈不上优秀。南京长江大桥维修后的开放日,成千上万的人涌上桥头,庆祝大桥的再生。武康路民居在保护文物原真性和恢复文物原状的前提下,内部植入当今时尚的、与其原功能相似的使用功能,赋予了场所新意义和建筑新活力。

在国家文物局指导和推动下,中国文物报、中国古迹遗址协会先后介入并组织评选了多届“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前期也称“文物保护十佳工程”)。这些工程都有一定的示范作用,也可引导社会客观看待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实施。

文物建筑维修是一项较为复杂的社会文化事业,既要有科学态度,也要有人文理念。保护维修的成果除了继续真实完善承载历史信息,也会轻轻画上本次维修的痕迹。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一直在路上。

(作者为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总工程师)

转载于《人民日报》1月5日文化遗产版,作者系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总工程师,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防灾减灾专业委员会主任。

2020年1月7日
浏览量: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